據新華社電 近日,多名院士、大學教授因陷科研經費腐敗醜聞被查,科技投入問題再次成為社會熱議話題。根據全國政協的一份統計材料:2013年,全國公共財政科技支出超過5000億元。與巨額投入形成鮮明對比,是近年來,我國真正世界級的科研成果和大師級的科學家還鮮有出現。那麼,巨大的科技資金到底流向了何處?
  “碎片化”令科研資源利用率低
  科技部科研條件和財務司司長張曉原認為,長期以來,我國的各種科研計劃針對不同的問題提出,分別由不同的部門管理。各部門之間缺乏互相溝通協調,由於計劃的多頭管理,各部門通氣不夠,條塊分割造成資源配置碎片化,導致科研項目聚焦不夠,項目多頭申報。
  2014年上半年,中央巡視組在對復旦大學的專項巡視中發現,該校科研經費管理使用混亂現象突出:經核查,2008年至2013年,復旦大學有25個項目在同一時間多渠道申請獲得資助,屬於重覆申報課題。而業內人士表示,類似的情況在各家大學和科研機構內均不同程度存在。
  資源配置“碎片化”導致的一個直接後果,就是科研項目目標聚焦不夠。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副司長田保國介紹,以大氣污染科研項目為例:原先至少有8個部委參與、193個立項,其中很多是重覆立項,經過整合後去掉了18個項目。
  科研經費監管失控,流失嚴重
  近年來,隨著科研經費的增加,不少人把科研經費當做“唐僧肉”,“跑冒滴漏”嚴重,甚至有人想方設法中飽私囊,最終鋃鐺入獄。
  那麼,巨額的科研經費是如何通過層層審計監管,最終被人貪腐流失的呢?記者對近期一些典型案例進行了梳理:
  虛列勞務費用——2010年9月至2011年6月,曾任北京郵電大學軟件學院院長的宋茂強在擔任北京郵電大學“面向新型網絡應用模式的網絡化操作系統”子課題的團隊負責人期間,利用審批和分配科研資金的職務便利,伙同他人,以虛列勞務人員名單的方式,將國家科技重大專項中央財政資金68萬元被私吞,被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0年6個月。
  收集發票沖賬——原山東財政學院“微山旅游規劃”和“傅村鎮旅游規劃研究”課題組,以差旅費名義分37次報銷各地到佳木斯的單程火車票1505張,金額28.36萬元,占2008年至2011年該項目撥入經費57萬元的49.75%。
  借殼套現——原浙江大學水環境研究院院長陳英旭,利用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苕溪課題”總負責人的職務便利,採用編製虛假預算、虛假髮票沖賬,編製虛假賬目等手段,將國撥科研經費900餘萬元沖賬,劃撥到自己實際控制的“殼公司”賬戶上。
  面對觸目驚心的科研經費貪腐案例,不少高校教師和科研人員認為,一方面是科研經費在監管上存在漏洞,另一方面則是體制滯後迫使科研人員不得不違規操作。浙江大學一名教授說,學校對科研資金的管理態度,基本上是誰搞到的資金由誰負責。拿到科研資金之後,學校提取一部分管理費,剩下的基本上就是科研項目負責人說了算。
  觀點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
  取消科研提成制度 科研人員實行年薪制
  “科研經費腐敗頻發,跟現有的科研管理體制的行政化有關。”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表示,行政權力直接控制了科研操作,缺少專業的評估機制。在課題來源上,存在著嚴重錯位,沒有權力的科研人員拿不到經費,為了拿到經費只好採取賄賂等方式,整個行業完全被扭曲。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需要建立學術同行評價機制,轉變對研究人員的行政性考核,一改當前的量化評價指標。同時,取消科研提成制度,科研人員的待遇不與申請課題經費掛鉤,而是實行年薪制。
  張曉原表示,此次改革將明晰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政府重點支持市場不能有效配置資源的公共科技活動,對其他量大面廣的、企業自主的項目以普惠性政策和引導性為主的方式支持企業技術創新活動和成果轉化。張曉原表示,將組建一批專業化項目管理機構,通過國家科技計劃管理信息系統,受理項目申請,組織項目評審立項,過程管理和驗收。  (原標題:一年5000億科技資金流到哪了?)
創作者介紹

bassoon

eaxk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